阮殿蓉說茶 天人合一古樹茶,《賀開記》之行第二輯

  在西雙版納勐??h的賀開古茶山,當我置身于那數以百萬計的古茶樹之間,我突然感覺到時間停滯了。那些濃縮了數百年甚至上千年光陰的古茶樹,宛若時間的活化石,向我呈現著這座古茶山過去、現在以及將來的秘密。那一瞬間,我突然意識到,這些古茶樹,是天人合一的產物。
  作為世界茶葉最重要的原產地,云南可以說是茶葉最為古老的故鄉。如今,越來越多的中外學者根據多學科的綜合考察研究,沿著時光深處物種繁衍生長的蛛絲馬跡,無數的線索將茶樹的原生地定位在了中國云南。普洱市鎮沅縣千家寨約2700年的野生型古茶樹、瀾滄縣邦威村過渡型千年古茶樹、勐??h賀開山上數百年的栽培型古茶樹,我們仿佛能跟隨時間的延伸,看到茶樹在云南生長演變的歷史。我一直覺得,上蒼把茶葉的種子播撒在云南這塊土地上,一定有它深刻的用意。為了給他的子民提供一種綠色的、安全的飲品,上蒼一定費盡了心思。此前,他也許考察了世界的許多地方,費盡周折,最終選定了云南。的確,云南這塊土地太適合種植茶樹了,熱量豐富、雨水充沛,無嚴寒酷暑,相對濕度較大,它的光、熱、水、土構成了茶樹生長絕佳的襁褓。
  我們也可以從物競天擇來看待這一秘密。人們常說,良禽擇木而棲。事實上,植物也一樣。千萬年的尋找與試探,就為找到一塊適合自己成長的理想之地。無限包容的云南,成為了茶葉最初的居所。陸羽在其《茶經》里曾說,“茶者,南方之嘉木也”。從地理位置上來說,云南就是茶圣陸羽所說的“南方”。如果我們有興趣研究云南的茶葉地圖,還會發現這個“南方”有更具體的指向。今天云南的一些產茶大縣:鳳慶、昌寧、景東、鎮沅、瀾滄、普洱、勐海,幾乎都是在北回歸線以南的瀾滄江兩岸。這顯然不只是一種偶然,它是大自然優化組合的結果,表明了云南這塊土地,成為茶樹的原生地,純屬天意。
  天人合一,從某種角度來說,可以看作是人順應天意而為。在植物學上被劃分為“茶科”的茶樹,共約23屬380余種,其中有260余種分布在云南。將茶作為特殊的植物個案來考察,不難發現賀開山上的那些古茶樹的確是天人合一的產物。因為生活在云南這塊土地上的人們,迅速領會了上蒼的好意,成為中華民族大家庭中,最早從事野生茶樹馴化的一個群落。把野生茶樹馴化為栽培的茶林,顯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,它需要數十代人不間斷的接力,才能夠將野生茶樹的大喬木馴化為灌木,再由大叢灌木馴化為小叢灌木;野生茶樹的葉片也由大變小,色澤由淺變深,分枝由稀變密,新梢增長加快。在終年溫暖,陽光充足而又濕潤多霧的賀開山,透過那些生長有序的古茶樹林,我仿佛看見了一個民族忙碌的身影,他們是這個地球上最早種植茶樹的民族:布朗族。據說,布朗族是古代“濮人”的后裔。有資料顯示,早在商周時期,生活在云南元江流域和瀾滄江沿岸一帶的濮人已經開始種植茶葉?!度A陽國志?巴志》里也曾提到,周武王率南方的濮、苴、共、夷等八個小國討伐紂王,濮人已經把茶葉當作貢品,奉獻給周武王了。而周武王伐紂大約是在公元前1066年,距今已有3000多年了。

  最初,布朗族是把茶葉當作佐料和清熱解毒的良藥來加以使用的。而更早的“神農”,已發現了茶葉的藥用功能?!渡褶r本草》中有這樣的記載:“神農嘗百草,日遇七十二毒,得荼而解之”。古代的“荼”,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“茶”。隨著歲月的推移,居住在云南的濮人在生活實踐中逐漸認識到了茶葉的廣泛用途,他們開始了野生茶樹的人工馴化過程,經過一代代人的努力,窮盡了無數人的光陰,方才有了今天迷藏在云南大地的萬畝古茶山。
  天人合一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追求。中國傳統文化強調,人類是天地萬物中的一部分,由云南人馴化而來的茶自然也是。世界上很少有一種樹能像茶這樣,如此深切地介入中國人的生活。開門七件事:柴米油鹽醬醋茶,又說文人七件寶:琴棋書畫詩酒茶,足以見到茶葉在中國人日常生活中的重要地位。難怪蘇東坡要把茶葉稱為“葉嘉”,并留下了“從來佳茗似佳人”的詩句。
  在萬綠之宗的云南,當無數植物借助豐沛的雨水和炎熱的氣候瘋狂生長的時候,茶樹依舊按照自己內在的節奏,緩慢地生長著。因此,同樣粗大的樹干,茶樹要比其他植物積攢更多的時間。通常,我們能夠從茶樹地表上的高度,估計到它的根須伸入大地的深度。樹有多高,根就有多長。很少有植物,像茶樹這樣,將向上的力量和向下的力量,作如此精確的劃分。不偏不倚,茶樹的這種面對天地的態度,是大多數中國人的人生態度,即中庸,平和,不極端。
  因而,在賀開山,那些歷經滄桑卻依舊蔥綠的古茶樹,的確是天人合一最好的見證。
責編:墨墨001
普洱茶品牌推薦
?

hg0088帐号